狐狸緣全傳

狐狸緣全傳

Author:
active 1804-1876 Zuiyueshanren
Author:
active 1804-1876 Zuiyueshanren
Format:
epub
language:
Chinese

%title插图%num
Author: Zuiyueshanren, active 1804-1876

狐狸緣全傳

第五回 李蒼頭忠心勸幼主 周公子計瞞老家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詞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自古懷忠義僕,人人皆願謀求。盛衰興敗只低頭,到老節操依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拋卻親兒被害,狐纏幼主生愁。冤心受叱總天尤,仍是真誠伺候。

    話說老蒼頭聽了公子一派怒語,心中又是悲慟,又是難受,欲要分辯幾句,又

怕衝撞了,反倒添病。無計奈何,只得低聲說道:「公子不必生惱,說是老奴故意

來此攪亂。因老奴有要事稟報,所以將公子驚醒。公子若未睡足,老奴暫且退去可

也。」

此時,公子雖一心不悅,然似這等老家人,夙日並無不是之處,若太作威福,
自己也過意不去。只得披好衣服,坐在床頭,說道:「你進來罷,有甚麼急事?說
說我聽。」老蒼頭忙答應一聲,走將進來。但見公子坐在床上,斜跨著引枕,形容
大改,面色焦黃。看這光景,已是危殆不堪的樣子。老蒼頭不覺一陣心酸,失聲自
歎:「想不到,我未來書院並無多日,為何形體就這樣各別?」

精神少,氣帶厥;兩腮瘦,天庭癟,滿臉上皺文兒疊。黑且暗,光彩缺;似憂
愁,無歡悅,比較起從前差了好些。眉稍兒,往下斜;眼珠兒,神光滅;鼻樑兒,
青筋凸;嘴唇兒,白似雪。他的那機靈似失,剩了癡呆。倚床坐,身歪列;聽聲音
,軟怯怯;衣上鈕,還未扣結。看起那兩支胳膊,細似麻秸。床上被,未曾疊;汗
巾兒,褥下掖;香串兒,一旁撇;繡帳外,橫拋著一雙福字履的鞋。未說話,喘相
接,真可痛,這樣邪,大約是眼冒金花行步趔趄。謝蒼天,既然絕了我李門後,千
萬的別再傷了我這糊塗少爺。

老蒼頭看罷公子,早把痛念延壽兒之心撂在脖子後頭,滿面含悲說道:「我的
主人哪,老奴因公子近來性情好生氣,暫且躲避幾時。想不到病至如此危險。請公
子把得病原由可對老奴說明,好速覓名醫,先退邪氣,再慢慢用心調治。千萬莫貪
意外奇逢,戀良宵歡會。總以身體為重,方不失公子自幼聰明,生平高潔之志。今
若仍為所迷,豈不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嗎?」

這周公子尚不知延壽兒叫妖狐所害,聽得蒼頭之話,句句掇心,有意點他與人
私會。他便故將雙眉一皺,帶怒說道:「你真愈發活顛倒了。人食五谷雜糧,誰保
不病?這清平世界,咱們這等門第,那裡來的邪氣?說的一派言詞,我一概不懂。
我這病也並沒甚大關係的,只用清清靜靜撫養兩日,自然而然就好了。你何苦動這
一片邪說,大驚小怪的!」公子指這幾句話將蒼頭混過去,那知老蒼頭聽罷言道:
「公子不必遮瞞老奴,實對公子說罷,今早我烹了一壺茶,欲遣延壽兒來送,呼叫
了兩聲不見蹤影。老奴知他必在後邊來偷果子,老奴便走到果園找他。剛走至土坡
之處,忽見一汪血水,一堆白骨。又一抬頭,見極大一個九尾狐,抱著支人腿在那
裡啃吃,把老奴唬了一跤,昏迷過去。及至醒來,這狐便不見了。我想延壽兒定然
被他吃了。咱這宅裡素昔本無妖精,怎麼他就特意來此吃人呢?老奴想狐能變幻,
倘若他再化成人形來惑公子,豈不是病更沉重嗎?老奴所以前來稟明,公子好自保
身體。豈知公子沉痾如此,叫老奴悲痛交加,心如針刺。公子既說書院並無妖怪,
老奴何敢在公子之前欺心撒謊。只求公子守身如玉,從此潛養身心,老奴也就不便
分辨此事了。」周公子說:我都知道了,你不必再言,用飯去罷。」

蒼頭見公子攆他,知道其心仍然不悟。便自己想道:「我家公子到底年輕,以
忠直之言,反為逆耳。恐勸不成,倒與他添煩。莫若順情說好話,暫把見妖一事先
混過去,以後再作道理,免得此刻病中惱怒我。」想罷,復帶笑說道:「老奴適才
真是活糊塗了,見的不實便來說咱宅裡有妖怪。復又一想,俗語說的好:見怪不怪
,其怪自敗。還是公子聖明,見解高。況且咱這官宦人家,縱有妖魔也不敢入宅攪
鬧。公子不必厭惡老奴了。常言說:「雪中埋物,終須敗露。大約延壽兒外邊貪玩
去了,終久有個回來。老奴一時不見他,心裡便覺有些迷糊,兩眼昏花,彷彿見神
見怪似的。此時公子該用早飯了。老奴派人送來,再去尋他可也。」

這是老蒼頭一時權變,故責自己出言不慎,把雙關的話暗點公子。豈知公子聽
了冷笑,說道:「你如今想過來了?不認準咱宅中有妖怪了?想你在我周家,原是
一兩輩的老管事,我是你從小兒看著長這麼大。你說,甚麼事瞞過你呢?如今我有
點微恙,必須靜心略養幾日,並不是做主兒的有甚麼作私之處不令你知道。你何苦
造一派流言,什麼妖狐變化迷人咧,又什麼鮮血白骨咧,說的如此兇惡,叫我擔驚
受怕,心裡不安。縱然有些形跡,你應該暫且不提才是。你未見的確,心中先倒胡
想。別瞧我病歪歪的,自然有個正經主意。況延壽兒平日本愛亂跑?不定在何處淘
氣去呢。假若真是被妖所害,果園必定有他的衣裳在那裡。不知你見了甚麼生靈骨
頭,有狗再從你身邊過,大眵目糊糊著二目,疑是延壽兒叫妖怪吃了。大早晨的,
你便說這許多不祥之話。按我說,你派長工將他找回來就完了。」

看官,你道周公子為何前倨後恭?他因信了老蒼頭假說自己見妖不實的話,便
趁勢將書房私約隱起,說些正大光明,素不信邪之言,好使人不疑。這正是他癡情
著迷,私心護短,以為強詞奪理,就可遮掩過去了。這老蒼頭早窺破其意,故用好
言順過一時,然後再想方法。兩人各有心意。閒言少敘,且說蒼頭聽公子言罷,說
:「老奴到前邊看看去。公子安心養病要緊。」出離書齋,自悲自歎的去了。

公子一見老蒼頭已去,以為一肚子鬼胎瞞過,也不顧延壽兒找著找不著,仍復
臥倒。自己也覺氣短神虧,飲食減少。心內:「雖知從清明以來與胡小姐纏繞,以
至如此,然此乃背人機密之事,胡小姐曾吩咐,不准洩漏。更兼羞口難開,到底不
如隱瞞為是。倘若露出形跡來,老蒼頭必定嚴鎖門戶,日夜巡查,豈不斷了胡小姐
的道路往來?大有不便。莫若等他再來時,找他個錯縫兒,嗔唬他一頓,不給他體
面,使他永不再進書院才好。然他大約似參透了幾分。適才想他說的奇逢歡會,又
什麼雪埋物終要露這些話,豈是說延壽兒呢?定然他想著胡小姐是妖精,因我說宅
內並無妖精,他所以用雙關的話點我。雖說這是他忠心美意,未免過於羅皂。我想
胡小姐斷不能是妖怪。無奈我們二人私會也非正事,他勸我幾句也算應該。況自幼
曾受先人教訓,宜知書達禮,以孝為先。如今雙親辭世,雖無人管,也宜樹大自直
獨立成家。回憶寒食掃墓,自己實在錯誤。我常向人講男女授受不親,須學魯男子
坐懷不亂,方不枉讀書,志在聖賢。那時與胡小姐相遇,若能抽身退步,豈不是正
理?反去搭訕,與他交談。幸這小姐大方,不嗔不惱,更且多情。倘若當日血口噴
人,豈非自惹羞恥,招人笑話?現在屈指算來,已有半載來往,我又未探聽過,到
底不知這小姐是甚等人家。此時雖無人知曉,似這麼暮隱而入,朝隱而出,何日是
個結局?事已至此,有心將話對蒼頭說明了,但這話怎好出口?況我自己也辨不准
他的真跡。若說他是妖精,那有妖能通文識字、撫琴吟詩這等風雅之理?據我瞧,
一定是宦門的小姐,門第如今冷落了。恐日後失身非偶,知我是書香後裔,方忍羞
與我相會。這也是有心胸志氣的女子。」

常言說道: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。這周公子原自聰慧,聽了蒼頭之話,卻也覺
背禮。自愧情虛,思想了一回,原悟過一半來。無奈見聞不廣,以為妖精絕不能明
通文墨,又兼淫慾私情最難拋絕,故此他認準玉狐是個千金小姐,反說:「果園即
有妖魔,斷不是胡小姐變化的。胡小姐明明絕世佳人,我與他正是郎才女貌,好容
易方得絲蘿相結,此時豈可負了初心,有背盟誓?果然若能白頭相守,亦不枉人生
一世。」想罷,依然在銷金帳內妥實的睡去了。

不知周公子從此病勢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第六回 眾佃戶拙計捕妖狐 老蒼頭收埋壽兒骨

詩曰:
從來采補是旁門,邪正之間莫錯分。
利己損人能得道,誰還苦煉戒貪淫?
且說老蒼頭自從離了書齋,卻復站在窗外發悶多時。聽了聽,公子仍又沉睡。
自己悲悲慘慘,慢步出了書院之門,來至前邊司事房內。有打掃房屋的僕人見老蒼
頭滿面愁容,便問道:「你老人家從公子書房下來,有甚麼事嗎?」蒼頭說:「你
且不必問話,速到外邊將咱那些長工、佃戶盡皆叫來,我有話吩咐。」這僕人答應
一聲,說:「你老人家在此坐著等罷,現在他們有打稻的,有在場裡揚簸糧食的,
還有在地裡收割高粱谷子的。若要去叫,須得許大工夫。莫若將咱那面銅鑼篩響,
他們一聞鑼聲,便都來了。」蒼頭說:「這倒很好。」於是,那僕人將鑼篩的「鏜」
「鏜」聲響。

此時,這些長工、佃戶一聞銅鑼之聲,俱都撂下活計,陸續來至司事房外,見
了蒼頭,一齊問道:「咱宅有何急事,此刻篩鑼呼喚我等?如今人俱到齊,老管家
快將情由說明。我等因你老人家寬厚,素日忠直,即便赴湯蹈火,亦所心願。」老
蒼頭見眾人如此相問,乃長歎一聲,說道:「叫眾位到來並無別事,你們可知咱公
子為甚麼病的?近來外邊可有甚麼風聲沒有?」眾人一齊搖頭答道:「並沒聽見有
甚風聲,亦不知因何有病。自三月之後,咱公子性情大改,與從前迥乎兩樣。先前
在書房作完功課,有時便遛□到我們一處,說笑散悶。誰知寒食祭掃回來,反叫人
囑咐我們,不許至書院窺視。從此,他也終無出來,亦未曾與他見面。你老人家大
約也知道他有病無病,為何反來問我們呢?」蒼頭說:「眾位之話一毫不錯。但公
子之病你們不知。你等可知咱們這裡有妖怪沒有呢?」

這些長工佃戶一聽問妖怪,便都說道:「你老人家若找妖怪,咱們這裡可是近
來鬧的很兇,情真必實的,常在人家作耗。但不知這些妖精俱是由那裡來的。」有
一佃戶接話說道:「你老人家不信,」用手指著一個長工,「問問他,親眼見的。
咱們這村裡賈家,那日也是打稻子,雇了幾個傭工的。這賈老大的媳婦同他妹子作
飯,將倒下一鍋米去,展眼之間一掀鍋蓋,米水俱無,卻跑出滿鍋的長尾巴蠍子來
向外亂爬。姑嫂二人一齊嚇的撲倒在地。賈老大的老娘聽見,將他兩人攙起,從此
便似瘋了一般,不是撕衣罵人,就是胡言亂語。你們說,這事奇也不奇?」又一個
佃戶指著個長工道:「你們說的還不算新聞,你們聽聽咱這位老弟家裡,更覺奇怪
。」

只見那個年輕的長工說道:「大哥不要提我的家務事。」佃戶道:「這又何必
害羞?言亦無妨。」說道,「他本系新娶的娘子,尚未滿月,忽於前日半夜裡,聞
聽『哎喲』一聲,他連忙就問,不見動靜。及點上燈一看,門窗未開,人無蹤影。
大家尋覓了許久,並不知去向。誰想天明竟在亂草堆上找著了。至今還是著迷是的
,常自己弄香,對著青石山亂燒。又自己說,還要作巫治病。你們想,這妖怪如此
混鬧,這還了得嗎?」

眾人你言我語,老蒼頭聽罷,說道:「你們說的這妖怪雖然攪鬧,無非家宅不
安罷了,還不至害了人命。似咱宅裡,竟被妖精活活的吃了去。」眾人聽說妖怪吃
人,俱都唬了一跳,忙問道:「你老人家快說,吃了誰?」蒼頭道:「今日清晨,
我因有點閒工夫,煎了一壺濃茶,想給公子送至書房。我自己進去,又怕咱公了見
我不悅,無奈去找延壽兒。及找到果園裡邊,猛抬頭一看,見很大一個九尾狐狸,
在草坡旁邊密樹之下,抱著支雪白的小人腿在那裡啃呢!登時唬了我一個跟頭,及
甦醒過來,這狐就不見了。至今延壽兒也不來家用飯,一定這孩子被妖狐吃了。但
這狐狸如何跑至宅內呢?我想,咱公子這病也來的蹊蹺,清明之時,他曾於墳墓之
旁遇一個女子。延壽去折桃花,在樹上見他與那女子說了半天話。延壽回來對我一
說,彼時我就疑惑那地方離青石山甚近,未免有妖精變化。大約這女子不是正人,
況且咱公子從此便不離書院,必是這妖精幻化常來。不然咱公子何故病到如此。這
妖見公子精神缺少,再恨延壽常在書院混跑,沖破了機關,一定趁著今早這孩子去
摘果子,妖怪就勢將他吃了。故此我將眾位尋來,一者往四外找找延壽的小衣裳,
再者大家想個法兒,或是請個善降妖的將他捉住;或是咱大眾將他趕離了書院,免
得再傷了公子方好。」

眾人聽罷,俱忿恨說道:「這妖精真是可惡,膽敢青天白日在院裡來吃人,這
可是要作反。」其中有被妖精攪過的與那膽小的,縱然也是心裡恨惱妖精,卻無主
意。有幾個楞頭青,便覺無明火起,一齊說道:「你老人家不必害怕。我等有個最
妙計策,準可拿住妖狐,與延壽報仇,與咱本地除害。」蒼頭道:「你等有何妙法
,可將妖精擒住?說說,咱先作個計較。不然,這妖精既能變化,定有神通。你等
是些農夫,又不會武藝,又無應手器械,何能與他相持,豈是他的對手?倘若拿不
住,得罪了他,鬧的更兇了,豈不是自增災禍。俗語說的好:「打不到狐狸惹著一
身臊」,這可不是兒戲的。」幾個二青頭說道:「你老不必忒小心,我等將捉狐狸
的傢伙先說說老管家聽:

我們齊心大奮勇,去找那害物迷人狐狸妖。因村中防賊盜,俱都有槍與刀。這
器具,真個妙,農事畢,便演操。桿子多,鐵尺饒;流星錘,短鍊繞;虎頭鉤,連
碾套;還有那一撒手傷人的生鐵標。火線槍,最可怕,狐若見,准心焦,不亞似,
過山鳥。鐵沙子,合火藥,全都是,一大包。誰愛拿甚麼只管去挑。如不夠,莫辭
勞,速去找,各處瞧。或木棒,或通條,或拐杖,或鐵鍬,掏火耙,大鐵勺,趕牛
鞭,還有那個撐船的篙。我等若湊齊備了,管保精靈無處逃。

「老管家想想,有了這些兵器,你老人家率領上我們,將書院先圍個水洩不通
他既迷著咱公子,一定還來書室。那時,暗隱在窗欞之外看著。他如若是人,說話
行事自然與妖怪不同。候等他來,老管家只消說幾句廉恥話,他一害羞,自然就不
來了。若看出是妖精,你老咳嗽一聲,我等便一齊下手,將他捉拿。但只一件,你
老人家可先對公子說了。不然,他現時病著,倘驚動了豈不見罪?那時我等豈不勞
而無功?」

蒼頭聽罷,說道:「眾位只管竭力擒妖,自有我承當,總不要緊。」於是這些
笨漢湊了有二三十個,手執器械一齊說道:「你老人家領著我們先到果園,看看何
處可以埋伏,就勢好找延壽兒衣服。」言罷,有幾個性急的便要動身。其中有個多
嘴的長工說:「你們不用忙,咱們雖有了傢伙,老管家還空著手呢。再與他老人家
找一件東西拿著方精。」眾佃戶道:「你不用亂談,咱們年輕力壯的,足可與妖精
鏖戰。何用老管家動手呢?」那長工說道:「我不是叫他老人家擒妖,為的是此刻
拿個拐杖,倘咱打了敗仗,老管家好跟著跑的快些。不然,走在末後,被妖害了,
豈不又是一條人命?」眾佃戶說:「未曾見陣,你先出此不利之言,按律應該推出
斬首。」蒼頭不等他再說,連忙阻住道:「你們不可亂說閒話,速跟著我到果園裡
去罷。」

你看亂烘烘的,你言我語,一直來到鮮血痕跡之處。內中一個佃戶道:「你們
且莫吵嚷,不要驚走了妖怪。須要依我們的計策,聽老管家分派。」只聽一個長工
說道:「何用等著分派。我先裝上鳥槍,點著火線,候著打他。」又有一個長工說
「我先拿這單刀,在寬敞處砍個架子,叫妖精瞧見害怕。」那個說:「我這扎桿子
善能打野獸。將後手一擺,前手一抖,桿子尖滴溜一轉,管教妖精躲不及。」眾長
工俱要賣弄,老蒼頭說:「你們同我擒妖,也宜養精蓄銳才是。作甚麼未見妖怪說
這些用不著的話?依我說,咱這果園雖不甚大,四圍也有二三裡遠近,又兼樹木森
森,焉能看得周到?莫如大眾四散分頭去察。如若誰見了妖怪,咱這牆下設著一面
號鑼,將這銅鑼響起來,大眾便聚一處,並力捕妖,豈不為妙。」眾佃戶道:「還
是老管家有見識,說出話來,都有道理,咱們須依令而行。」言罷,一齊散在果木
園內,將那邃密隱僻之地,各去搜索了一回,誰也沒見妖精的下落。

眾人復又聚在一處,對蒼頭道:「你老人家莫非看錯了不成?我等找了遍地,
也無妖怪的影響。」蒼頭道:「豈有此理。你們不信,現今這裡有對證。適才進來
,我因不理你,這極慘,所以先同你們找妖怪。爾等既恐我看錯了,何妨齊去一看
,以驗虛實。」於是,老蒼頭引著眾人一齊奔那妖狐吃剩的殘骨之處。

走至土坡之下,老蒼頭一見,不禁放聲大哭,說:「我的兒呀,你死的好苦也
!痛殺我也!」一面哭一面說道:「眾位可見著這屍骨了?不是我那糊塗孩子是誰
?」眾佃戶也上前看了一回,齊聲說道:「此事真來的奇異。」內裡有寬慰蒼頭的
道:「你老人家先不要如此悲啼,據我瞧,此處雖有妖精吃人,未必準是延壽兒。
若准是他被害,定有小衣裳撇在這裡。咱們大眾何妨先去找著衣掌,再定真假。」
言罷,早有幾個年輕的飛也似的各處查看去了。找了一會,並未見著。

Download This eBook
This book is available for free download!

评论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
狐狸緣全傳
Free Download
Free Book